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 信
微 博
报网互动
数字报
高新专版
广播电视
九龙图库
高新九龙坡 美丽山水城 重庆高新区官网 九龙坡区政府·政务 重庆 阴转多云7℃ [11℃-7℃]
全搜九龙坡网LOGO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书香九龙 > 散文

里尔克

来源:九龙报社 2017-09-01 08:57 编辑:王恭之 打印

罗雄华

伟大的巴黎永远让我向往和崇敬。那里是时尚之都、浪漫之城、艺术之圣殿,那些熠熠生辉的名字永远闪耀在她的上空。我远眺和仰望的姿势恰似一个虔诚的信徒。那年秋天,当我步入这座深邃莫测、足以让任何一个漂泊者晕眩的城市,我只好选择一个诗人作短暂的向导。我仿佛看见,出生在布拉格的里尔克,以沦落他乡的身份穿行在巴黎的各条街区。

少年时无由的热爱罗丹的雕塑,里尔克有一段时间恰好在罗丹的手下工作。我后来读到里尔克的一本抒情诗集,他的《秋日》《预感》《豹》和《杜伊诺哀歌》,让我肃然起敬,暗暗嘲笑起自己的虚荣和浅薄来。

罗丹并没有给年轻的里尔克更多物质支持和精神提携。在巴黎的里尔克过得异常艰难:他有着单薄多病饥饿疲倦的身体和敏感偏激疯狂挣扎的灵魂。就是这样一个秋日,他一面在街头迎着呜咽的风声前行,一面避开径直袭击他的黄叶,无助、悲慨、孤独。

我所了解的诗人一生大多在奔波途中,他们很少蜗居在自己的故乡,他们的写作根本不是用双手,而是用永不停息的双脚和跋涉的人生:他们只有在离开故乡以后,才能检验自己性格的强度和承受力,他们的艺术才会有真正的起步。

里尔克这个游弋不定的流浪者,曾拥有过故乡,拥有过更多的第二故乡。布拉格、巴黎、莫斯科……罗丹、托尔斯泰、瓦雷里、莎乐美……都是他的故乡和皈依。经济拮据、饥饿疾病、忧郁孤独是不愿收容他的异乡,在重重桎梏之下的舞蹈,在缥缈虚无之中的晃荡,无疑加深了诗人的苦难。命运加冕和垂顾于他,命运的轮子又会碾得他粉身碎骨,诗人天生就要承受这种命运。

1926年10月,51岁的里尔克因为被玫瑰刺划伤,引发急性败血症,给他羸瘦的身体雪上加霜,他的生命仅仅两个月便流失殆尽了。诗人的生命力那么强大,却又如此脆弱!

里尔克就这样沉寂地走了。那年,我23岁,比他刚刚坠入情网大了一岁,也正是想象力和情感特别丰富的时期。我仿佛看见一枚死亡之果砸向里尔克的额头,于是写下了一首诗献给他,也献给所有的生命,诗歌虽然幼稚,但那份沉郁的心情和澎湃的激情却是终生难忘的:

谁在走那开在哭上的一朵花是笑那结在生上的一枚果是死谁很轻松在什么地方走伸手摘花的时候飘出醉人的笑声

继续走很累地在什么地方走谁想避开果子它却落下来朝谁很自然地落—下—来23岁那年,我正生活在璧南一个僻远的小镇上。一直很想念它,想念至今仍然生活在那里的诗人阿海,常想起他那蝙蝠衫一样宽大的淡黄色毛衣、头发蜷曲而粗野、面容和善而粗犷。我之所以这么详细地想起阿海,就是因为他与里尔克这个曾经异常陌生的、几乎隔了一个世纪和半个地球的诗人有关。那时候,我们共同热爱着这个诗人。在常常停电的小镇废墟上,岑寂得有几分鬼气森森的筒子楼里,在摇曳的烛光下,我们两个几乎被众人嘲笑为诗人的异类,清瘦着两张被激情涨红的脸,遭遇了里尔克的《豹》和《预感》,我们仿佛同时感受到了对方的疼痛:我们被关进了栅栏里,兜着最小的圈子,意志昏厥。

那时的阿海还没有恋爱,过着简朴、杂乱、隐忍的生活,内心却格外疏狂放诞,敢于公然在大门上张贴古希腊裸体油画。一个诗人的命运往往会被一个女人改变,娜杰日达之于曼德尔施塔姆,就像莎乐美之于里尔克,就像后来的冬桂之于阿海,淡眉之于当时的大窗一样。

里尔克永远活在我和阿海的那段时光之中。

推荐阅读-专题
  • 梦想照进未来  奋斗始于当下
  • 把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落实在重庆大地上•九龙坡篇
  • 实干树形象-实绩惠民生•九龙坡篇
  • 共建国家卫生区 共享美丽九龙坡
  • 本地新闻
  • 新闻图片
阅读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 RSS订阅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运营:九龙报社 技术支持:一九互联

地址:杨家坪西郊路27号 邮编:400050 邮箱:web@cqjlp.com.cn 电话:023-68781070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366号
渝ICP备
17001473号-1
重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3028
有奖征集新闻线索
新闻采编行风监督
热线:18008303668
违法与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