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 信
微 博
报网互动
数字报
高新专版
广播电视
九龙图库
高新九龙坡 美丽山水城 重庆高新区官网 九龙坡区政府·政务 重庆 阴转小雨13℃ [14℃-11℃]
全搜九龙坡网LOGO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书香九龙 > 散文

夏蝉

来源:九龙报社 作者:王茜 2017-05-19 09:20 人气: 编辑:傅强 打印

又至盛夏。偶有几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出门摆脱空调室的眩晕。走在树木耸立的街道,能听见此起彼伏的蝉音。声音大得有些撕心裂肺,让人觉得烦躁。

蝉鸣是夏日里来自自然的声音,在城市里却少有人去仔细聆听,或许只是把它当作一种寻常,无论多么聒噪都已经习惯到自动过滤。浏览了许多迁客骚人描写蝉的诗句,诸如“莫侵惨日噪,正在异乡听”“一声来枕上,梦里故园秋”之类。的确,蝉声总不免使人想起那个熟悉的乡村,想起曾几何时树下乘凉时的阵阵蝉鸣。

村里有葱茏的绿树,那蝉就栖息在树上,似有一种魔力在促使它们齐鸣,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我们也叫它们知了。在乡村有些凉意的夜晚,通常是蝉声伴人入眠,不怕被吵扰,不经意就当成了一支小夜曲,习惯了有蝉声的夜晚。

从前不懂,也有过埋怨的心思,思索着它们鸣叫的原因。和顽皮的伙伴拿着长杆去击打树叶,想赶跑树上的家伙,却赶不走只属于夏天的天籁。

医书上说,蝉可以入药。食谱上说,蝉可以被制成佳肴。所以,有些蝉被捕捉,被贩卖,被制成中药,被烹饪成菜,拿给人类享用。多么平常的,来自大自然的馈赠。或许觉得,蝉只是一种太过常见的昆虫,能够有这些作用都算是一种荣幸。

偶有一次听过了蝉的故事,便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残忍。虽然常见,但每一年鸣叫的,都来自刚破土的新蝉,从来没有蝉可以活过一个夏季。我听说,它在土里需要蛰伏几年,甚至17年之久,而它17年之久的等待,才等到了一个夏天。17年,够一个孩子从出生到成年,却只够一只蝉完成自己的生长。从土中出来后,也只能在世间存活数月,待到夏末秋初之时,尸身就落到了地上,任蚂蚁搬运,昆虫蚕食,行人践踏。它从土里来,却再也回不到养育它的土地里去了。

再听那蝉声,再过聒噪,再过响亮,也仅仅是它为种族的延续的呐喊,为生命的呐喊,在这世界留下自己来过的痕迹。这荒凉的夏天是否令它失望,却也不辜负自己17年所忍受的黑暗,贪恋日渐减少的光阴,好好唱响这首生命的歌。

那些蛰伏的日子,都那么漫长,难以忍受,但心中有破土重生,遥望天际的信念,为有一天让世界听见自己的呐喊。人生苦短却胜它几倍,经历了挫折的路才被叫做成长,在那些无声无息成长的日子之后,还有大把灿烂的岁月去享受,还可以看到春天的几场烟雨几场百花娉婷,秋日黄菊遍地,冬季天地银装,雨雪纷飞。

将它落在地上的尸身拾起,翅膀已经停止颤动,鸣声也已无声无息。假装一个慈悲之人将它送回土壤,再来一次和世界的相遇。这一次,可以看到四季轮回,万物百态,不负前生的匆匆而过。

愿怜夏蝉,怜那一份白驹过隙的短暂;愿敬夏蝉,敬那一份生如夏花的绚烂;愿如夏蝉,忍受那份默默成长的孤独,为一朝婷婷而立,无忧亦无惧。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 RSS订阅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运营:九龙报社 技术支持:一九互联

地址:杨家坪西郊路27号 邮编:400050 邮箱:web@cqjlp.com.cn 电话:023-68781070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366号
渝ICP备
17001473号-1
重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3028
有奖征集新闻线索
新闻采编行风监督
热线:18008303668
违法与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