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 信
微 博
报网互动
数字报
高新专版
广播电视
九龙图库
高新九龙坡 美丽山水城 重庆高新区官网 九龙坡区政府·政务 重庆 小雨转阴20℃ [22℃-19℃]
全搜九龙坡网LOGO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书香九龙 > 散文

琼英有情亦落泪——本报专栏作者、作家王元琼遗作特辑

来源:九龙报社 2017-02-17 09:18 编辑:杨燕姣 打印

2月14日晚11时左右,重庆市九龙坡区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知名作家王元琼女士,在九龙坡杨家坪西郊支路桃花溪附近,因车祸不幸遇难,享年45岁。王元琼女士是四川新都人,生前在《金山》、《百花园》、《天池小小说》、《小小说月刊》等各类杂志发表作品200余万字,作品入选《四川三十年小小说选》、《中国小说家代表作集》等选本,曾荣获天津梁斌小说奖等市级以上各类文学奖20余项,出版有小说集《影子》、小小说集《陌生的城市》,合著诗词评论《诗意旅行》等。

作为工作于九龙坡区的知名作家,王元琼女士一直是《九龙报》副刊版聘请的专栏作家。近几年,其在《九龙报》副刊版面发表的小说、散文、诗歌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九龙报》编辑部计算机的副刊文件夹里,仍存有她未刊发的遗作,细读之,温润君子、言笑晏晏如在眼前,令人扼腕痛惜。本期择选王元琼女士的遗作集中刊发,以寄托我们的哀思。

愿逝者安息,愿天堂也有诗和远方。

 

过年的记忆

“过年买提黄,听到镶黄响,逗得老子心慌慌。婆娘要黄糖,女儿要花衣裳。”这段流传于老家的民谣,是困难时期老百姓过年苦境的生动写照。过年,是压在大人心上沉重的石头,却是小孩子心中花样的梦想。

越来越怕过年。过年意味着总结和盘点过去,做了很多事又像什么事也没做,这种感觉很奇怪,但现实如此。如作文一般,没有圆满的结束,自然难以开新头。

毎到过年,我就会被这种感觉困扰,于是,小时候的过年记忆就显得弥足珍贵。每年年关将近,我就会沉浸在过去的日子里。

在老家,过腊八节就算拉开了过年的帷幕。母亲信佛,一大早就会带着我们去寺庙上香,为全家祈福求平安,我最渴望的是喝腊八粥,热气腾腾的腊八粥分装在几口大锅里,灶下是红红的炉火,慢火熬制的腊八粥又糯又软,香甜可口,每人只有一碗,便足以回味一生。前来喝腊八粥的信徒络绎不绝,禅院里人山人海,蔚为壮观,整个寺庙都洋溢着节日的喜庆。

乡下,整个村庄笼罩在浓浓的年味里。母亲开始做腊肉灌香肠。买上十几斤肥瘦相间的肉,用盐腌了,密封在坛子里,一周后洗净晾晒风干,再点上一堆火,用柏树丫熏,直至熏得黄澄澄油光发亮才成。这样的腊肉挂在檐下就能让人垂涎三尺。灌香肠是个技术活。猪大肠要用光滑的空心竹筒穿过,撑起透明的圆柱形,再把切碎的肉粒和着调料拌匀,一挤一压,拴成一节一节,香肠就算灌好了。还要储备猪油。母亲炒菜有讲究,冬天的蔬菜使用猪油才更柔和,母亲的经验是冬天的猪膘更厚,炼出的油才细嫩,渣少。

过了腊月十六,就可以打阳尘。母亲会在笤帚上绑上软布,类似于今天的拖把,把所有房间的屋顶墙壁都清扫遍,意味着除旧迎新。

腊月二十三就开始过小年了。那时候,家族人丁兴旺,四世同堂,人到齐了可以坐好几桌,年饭轮流吃,从二十三一直要吃到大年三十,其乐融融,甚是热闹。长辈相继离开后,便没有人再来召集聚会。如今,远嫁的女子,在外打拼的男子,大家天各一方,多是致电问候,或在微信留言,说些无关痛痒的祝福,这个时候,就特别怀念当年。虽然年饭粗陋简单,却久久难忘。

有走村串户的爆米花,最是吸引小孩。循着那浓烈的米花香味,家家户户都拿着锅瓢,盛上满满的玉米和糯米,一袋烟的功夫,就能变魔术似的变出一袋袋爆米花来。小孩子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艺人摇那把手,寻思机器那胀鼓鼓的肚子神奇的功用,一边早早地捂住耳朵。只等那机器“呯”的一声巨响,满院子就散满追逐嬉戏的笑声,各个角落都弥漫着过年的气息。

贴春联是我最喜欢干的事,给父亲打下手,自制浆糊。用面粉加水,搅拌调匀,慢火熬成粘稠状,我负责看管火候,得到的奖赏是喝一碗糊糊。春联都是爷爷写的,爷爷是教书先生,写春联很讲究,拿一张红纸,用尺子反复量宽窄长短,内容都是他根据每间屋子的功能自己拟的,印象最深的要数那句“不蒸馒头争口气,要吃甜头先吃苦。”贴在厨房,至今记忆犹新。

赶火把场是大年三十的必修课,有很强的仪式感。每年的这天,鸡叫头遍,我就会被母亲催促着起床去赶集,说是游走百病。谓之火把,在于时间短,须来去匆匆,火把燃尽之前,就得回家,免得把别人的晦气传染上身。

随着年岁渐长,越发觉得岁月如梭,日子攥在手心里依然箭歩如飞,仿佛一个转身,就已到年底。如我一般忙碌奔波,还在为生计操心的人,早已忘记了过年的滋味。

“穿新衣,过新年……”熟悉的歌声响彻大街小巷,蓦然回首,小时候的过年时光,是多么美好!

 

走出非遗的阴影

最早接触“非遗”这个词是在2008年。当时,像“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这样冗长的名称,就足以令我感到畏惧。印象中,文化遗产就是文物而已,却不料还有“物质”和“非物质”之分,听过几次全国、市、区级的专家讲座之后,我总算弄明白了“非遗”这个概念,明确了非遗资源的类别。

但是,一想到还要亲自深入到街镇村居全面普查,想到在火辣辣的烈日下走村串户搜集线索,回到家还要整理杂乱的原始手稿和录音录像资料,心底便无端生出些许畏难情绪。一段时期,我甚至对这项工作产生排斥,一提到“非遗”二字,内心就矛盾重重。我尽管爱岗敬业,深深地懂得态度比能力更重要和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然而,对这样繁琐至极的工作,我始终缺乏热情和动力。

直到那一天,我刚刚打开 QQ,突然被邀请参加一个非遗工作群,一个“非遗棒棒”的网名映入眼帘。那一刻,我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瞬间就有了归宿感。这“棒棒”二字实在生动形象,看来,并不是我一个人在孤军奋战,还有一群为非遗奔波忙碌的人。我轻易就想到了那幕壮举,一群拿着棒棒等待车船一到就蜂拥上前奋不顾身的农民工,为了生存,争先恐后主动适应世界。这种主动挑战的精神,坐在办公室里的我们,一样得有。

那一刻,神圣的职业使命感油然而生,我仿佛看到各类濒临绝境的非遗资源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一群白发苍苍的民间艺人,正站在历史的门槛,脸上爬满沧桑的笑容。

群里汇聚了全市各区县几十名非遗工作者,却并不热闹,冷清的时候居多,尽管头像都是亮着的。偶尔有人开点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也是应者寥寥。我知道,他们都在埋头苦干,忙着下载文件上传资料,还有手头堆积如山的活,我也不例外。其实,非遗工作更多的是跟人打交道,毕竟非遗所拥有的各项技艺需要传承人来进行活态的传承保护,而非静物般只是严密包裹。

渐渐地,在走马镇民间故事集成卷的编排过程中,我了解了已经成为历史的工农村和这个故事窝子里深藏着的无尽的故事宝藏,以及那一群充满才情默默奉献的故事讲述家们;在各种展演现场,我认识了金钱板传承人李国仲,他的敬业精神常常令我感动,尤其是李老师病魔缠身,依然在大病初愈还未恢复元气的情况下,配合我们开展工作。

那一天,我惊呆了,原来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的李老师脸颊瘦了一圈,先前合身的衣服也显得空了许多,他甚至站立不稳,却还背着重重的道具箱子,我问李老师怎么来的,他说走路来的。天,就他那身子骨,从黄桷坪走过来,需要耗费多少精力啊!我的眼底潮湿了,麻木的灵魂如醍醐灌顶般得以苏醒。

李老师多才多艺,能写会唱,不仅能出色表演金钱板,还会连箫、荷叶等绝活。他还有个心愿,希望能够传授更多的徒弟,我默默地祈祷,盼望李老师能早点好起来,为后辈子孙留下更多富有地方特色的文化财富。可是,李老师还是违背了活到八十岁的诺言,他离开我们已经好几年了,每每想起他,我就想起那句话:为艺术而生!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有这么多宝贵的文化财富和遗产,如果没有甘于奉献,默默搜集整理的工作者,我们的文化史上将会是一个个空白,怎么向后辈交代呢?在非遗传承中,有那么多并肩作战的守望者,文化遗产,值得热爱它的人付出全部的心血和精力。

我终于走出畏惧非遗的阴影。

 

巴山游击队的壮歌

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几乎家喻户晓,而熊头岩23勇士的无畏壮举却鲜为人知。翻越大巴山的天险,你才能深深地体味,在了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里,信息究竟有多闭塞。

“毁枪飞崖,荷枪齐坠,23名勇士一个个跳下悬崖,仅5人幸存,高山为之折腰,林海为之息潮。”只言片语,足以让人想见巴山游击队员们宁死不屈的坚贞信念。

这是一曲英雄的壮歌,比狼牙山五壮士还要惨烈!

茫茫林海是他们的家园,地作床来天作被,石头可以当枕头;我们仿佛听到了豪气干云的爽朗笑声,乐观的态度支撑坚韧的意志。

冰天雪地是他们的归宿,野菜和雪煮,衣袖几条筋,裤子两大片;我们依稀看到了冻成雕塑的战士,执着的信仰点燃微弱的火苗。

他们是储备物资的活地图,绞尽脑汁,无私奉献,储藏、搬运、送给,只因深爱脚下的土地和苦难的人民;

他们是创新战术的发明家,足智多谋,殚精竭虑,拉网、烟熏、增灶,只因仇恨反动的政权和凶狠的敌人。

腥风血雨里,他们身就一双铁脚,翻越大巴山的每一个雄关隘口;

刀光剑影下,他们练就一双慧眼,洞穿敌人部署的每一条战线。

五年的漫漫征程,有成功,也有失败;有欢笑,也有眼泪。

并肩作战的笑容逐渐消失,也未能阻止继续前行的步伐。

全军覆没的代价何其惨重,也不曾湮灭重拾山河的热情。

无耻内奸的背叛致命一击,也难以摧毁革命必胜的信心。

历史不会忘记!大巴山不会忘记!巴山游击队,一个照亮新中国历史的名字,成为永恒!

推荐阅读-专题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推动九龙坡区各项事业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2019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 本地新闻
  • 新闻图片
阅读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运营:九龙报社 技术支持:网络部

地址:杨家坪西郊路27号 邮编:400050 邮箱:web@cqjlp.com.cn 电话:023-68781070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366号
渝ICP备
17001473号-1
重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3028
有奖征集新闻线索
新闻采编行风监督
热线:18008303668
违法与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