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 信
微 博
报网互动
数字报
高新专版
广播电视
九龙图库
高新九龙坡 美丽山水城 重庆高新区官网 九龙坡区政府·政务 重庆 多云22℃ [20℃-33℃]
全搜九龙坡网LOGO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书香九龙 > 散文

Y货、孬种与窝囊(3) 孬种

来源:九龙报社 作者:何承玖 2016-07-29 09:40 编辑:杨燕姣 打印

“不好=孬”与不正=歪、勿要=覅、不要=嫑、不用=甭是同一思维模式造字法。“甭”,按照辽代释行均《龙龛手鉴·不部》的说法,是“甭,音弃”;不用则“弃也”,所以清代乾嘉之际大学者上海嘉定府钱大昕先生在《十驾斋养新录·宋时俗字》里说:“《龙龛手鉴》多收鄙俗之字,如……甭为弃。”还有什么“不少为多、不长为矮”等上下结构的“俗字”。看来“甭”而今的“不用”合音,还是个“兼职”:qì、běng。钱先生以“鄙俗”视之,主要是站在传统文字学角度来说的;其实我们现在用的简化字,绝大部分是历史上民间的“鄙俗”简笔字,比如“礼、弃”分别是“禮、棄”的简化字,而实际上汉代以前这两个所谓的简化字已经存在。合体字、合音字、简笔字的出现,与而今的“四化、十六条、五讲四美三热爱、三严三实”等数字化词、词组一样,非常符合简洁表述趋势,是人们偷懒心理的外化,也非常符合语音、文字越来越简化的发展趋势。

“孬”字是北方话,较早见于《捻军歌谣》。《穷爷们结成捻》:“走了孬运碰官兵,人亡财散望谁喊。”孬运,霉运;孬,不好,坏。“望谁”,向谁也,川渝至今说此词:你望那边走两根田坎远就到了。《江大人·孬上天》:“江大人,孬上天,打不过咱们往河里鑽。”孬上天,相当于川渝的“piè得痛”,此处是“胆怯”的意思;“往河里鑽”,形象至极:找死!

要找到“孬”字的音义来历,还得用我们的老套头。孬,用北方话说就是“窝囊”。根据这个线索,我们找到与“囊”音相近的“ ”字。

,《说文·肉部》:“益州鄙言人盛,讳其肥,谓之 。”音“rǎng”。《方言》卷二“伟其肥 ,谓之 ”郭璞注:“肥 ,多肉。”《集韵·阳韵》:“秦晋谓肥曰 。”《广韵·阳韵》:“ ,肥。蜀人云。”如两切。原来是个川渝方言用字。川渝形容猪牛等动物肥或叫“肥lōnglōng”、“肥dōngdōng/dǒngdǒng”。Lōng,《广韵·东韵》:“朧,肥皃。”《董韵》:“ ,肥皃。”有一则字谜道:“一个猪槽放当中,六个猪儿肥朧朧,上面有草来盖,下头有墙来挡风”(韭字的一种写法:韮)。“ ”是“充”字的后出字。充,肥也,见下“牣”字。 ,多肉,肥。多肉则柔软、柔弱,松垮垮的、松奅奅(pāo)的,不结实,跟窝囊的软弱、无能性状相似。川渝称猪牛等动物肚皮叫“肚nāng皮”,nāng 一般作“囊”,其实nāng即是“ ”字,只不过读n-,就是古代娘母、日母字归入泥母现象。 ,后代作“ ”。清吕熊《女仙外史》第六十回:“官名游击者,是领游骑而击敌之意。像你这样 巴,倒被贼人游骑所击了。”巴,懦弱无能。

牣,戴洞《六书故·动物一》:“牛充腯也。”清华大学李学勤先生主编的《字源》牛部“牣”说:《说文·牛部》“牣满也”当由“牛充腯”引申而来。而振切。充,《仪礼·特牲馈食礼》:“宗人视牲告充。”郑玄注:“充,犹肥也。”“腯”(tú),《说文·肉部》:“牛羊曰肥,豕曰腯。”或作“腞”,原来形容猪儿肥的“腯”,川渝而今也可以形容人:那娃儿长得胖dūdū的,看起乖得很。dū即是“腯”的口语音,陀骨切。

腩,《广雅·释器》:“脯也。”奴感切。胸脯肉即是“肚囊皮”;牛肚子上的松软肌肉可以做成牛腩,今有“大肚腩”一词。《玉篇·肉部》:“腩,煮肉也。”熟肉;熟肉即臑,必软烂。《集韵·覃韵》:“臛也。”臛,肉羹。

肉,《说文·肉部》:“胾肉。”《鬼谷子·符言》“其被节无不肉”陶弘景注、《史记·乐书》“宽于肉好”张守节正义、《礼记·乐记》“宽裕、肉好”郑玄注:“肥也。”《礼记·乐记》“廉肉、节奏”孔颖达疏:“谓肥满。”《礼记·乐记》“宽裕、肉好”孔颖达疏:“谓厚重者也。”如六切。“肉”旧读rù,今川渝音rú。川渝称厚而软者为“肉头厚”。腯也从“盾”声,而今川渝说“肉腯肉腯的”,腯音děn,多写作“墩”(或从肉作“ ”,原义为“月光”)字。川渝又称肉头厚叫“肉něn něn的”,něn则是“牣”字的读音(r→n),民间多作“嫩”。

腬,《说文·肉部》:“嘉善肉也。”《玉篇·肉部》:“肥美也。”《广韵·尤韵》:“肥皃。”耳由切。臑,《楚辞·大招》:“鼎臑盈望。”王逸注:“臑,熟也。”熟则烂,所以《楚辞·招魂》“臑若芳些”蒋骥注:“臑,烂也。”臑,或音nào,或音ér、或音rú。还有“糯、懦”等字,无不有柔软、懦弱的意思。所以“ -牣腩-肉腬臑懦糯”,即是从充肥向柔弱、懦弱转变,那个孬种不就是取义于“懦弱”的“懦种、臑种”是什么?

还可申说。川渝称软、烂叫“yóng/róng”:稀饭煮yóng/róng很了,难吃得很。一般写作“熔、绒、茸、融、溶、镕”,其实就是“ ”的又一口语音。民间又形容全身无力叫“ráng”:我昨天累了一天,今天全身是ráng的;昨天路走多了,今天一身ráng沓ráng沓的。ráng也是这个字的一个方言音。

推荐阅读-专题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推动九龙坡区各项事业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2019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 本地新闻
  • 新闻图片
阅读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运营:九龙报社 技术支持:网络部

地址:杨家坪西郊路27号 邮编:400050 邮箱:web@cqjlp.com.cn 电话:023-68781070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366号
渝ICP备
17001473号-1
重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3028
有奖征集新闻线索
新闻采编行风监督
热线:18008303668
违法与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