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 信
微 博
报网互动
数字报
高新专版
广播电视
九龙图库
高新九龙坡 美丽山水城 重庆高新区官网 九龙坡区政府·政务 重庆 多云23℃ [20℃-33℃]
全搜九龙坡网LOGO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书香九龙 > 散文

我在鲁院的日子(6)

来源:九龙报社 作者:廖兵 2016-04-08 09:09 编辑:杨燕姣 打印

昨天从上海飞到北京,已是半夜。从机场到鲁院,报道那天,我打车用去260元,昨晚却只花了84元。同样一条路,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付出却不尽相同。这有点像来鲁迅文学院进修,有的人大学还未毕业,而我们当中绝大多数,走到这里,却差不多用了一二十年。

今天主讲的梁鸿鹰(文艺报社主编)老师说,文学需要天分,更需要努力。我祖父是裁缝,爷爷是,父亲也是,都识字不多。母亲是农民,一字不识。照常理,我这一辈子,要么当裁缝,要么当农民,骨子里不算是有文学天分之人。在写作这方面,也总是写写停停,顶多认得几个编辑,交过几个文友,根本算不得努力,所以我常常追问,我为什么能写作?

小时候,一个走乡串户的八字先生,半夜来我家借宿。我的母亲见他一张脸卡白,搭了梯子,从灶屋横梁上,取了半刀腊肉,煮了与他吃。第二天,他说可以给我摸摸骨,算算命,作为饭钱。

母亲虽然不识字,却从不相信命。一九五八、五九年,大饥荒,全家人除了她,都饿死了。她先是寄人篱下,受尽折辱,后是给队上割草,到公社背粮,挖鱼腥草的根熬汤,吃不消化的观音土,最后以老屋作嫁妆,才总算和我父亲成了一个家。

那八字先生或是真想感谢母亲的盛情,走时拉着我的手,摸了摸,对我母亲说:这娃娃的手,能提笔改文章,好生盘养。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的母亲从此早出晚归,开始了漫长的盘儿工程。

那时我正在三星乡小学就读,一年后,她便用50个鸡蛋,央求我的叔外公,把我转到了条件稍好的下路区小学。小学三年级,一个实习老师,在黑板上书写仿宋字,我看这字,规规矩矩,长长方方,于是便在作业本上练习。过年时,我的两个隔房小姨,来我家走亲戚,我便拿出作业本,在她们面前卖弄。我母亲一直不知道我的字写得好不好,便进屋来询问她两个堂妹。我这两个姨,只比我大一岁,一直都在条件极差的三星乡小学读书,哪见过这样规整的字,但作为长辈,总是要指出缺点的。她们便说我写的字,像个扁担,跟她们写的不一样。因为她们俩的字,都往一边倒,看似整齐,其实并不算好。母亲要我把字改过来,跟她们写的一样,我不应,她便提了扁担,将我从吊脚屋打到堂屋,硬逼着我将所有字,写得像大风吹过一样。

读完小学,一不小心,我便考上了下路区中学,这在我们村还是头一个,我母亲便带着我的五个小叔,将我家大半谷子背到粮站,换了粮票让我去住读。我不知道那时的我,是争气还是不争气,初中应届读了三年,又复习了三年,每次中专分数都超过省重点线,但因为信息闭塞,不知道自己眼睛是色弱,所以最终没有考出去。

父亲那时裁缝生意也难做,见家里因我读书而变卖得四壁空空,便心头一硬,打工去了重庆。我也想不通,天天躺在床上生闷气。那些日子,母亲头天在地里挖洋芋,掐蒜苗,摘葱,天不亮就背了进城去,有时半夜才回来。有一天,我二叔半夜将母亲背回了家。他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给了我一耳光,说:你妈舍不得吃,为了给你凑学费,都饿得在路上用膝盖爬了,你还在屋头睡瞌睡。那时已开学一个月,我来到学校,用母亲变卖葱蒜得来的钱,交了学费。

三年后,我被保送到了涪陵师专中文系,有人对我母亲说,你儿子将来要当老师了。母亲说,看来那八字先生硬是没说错。

推荐阅读-专题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推动九龙坡区各项事业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2019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 本地新闻
  • 新闻图片
阅读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运营:九龙报社 技术支持:网络部

地址:杨家坪西郊路27号 邮编:400050 邮箱:web@cqjlp.com.cn 电话:023-68781070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366号
渝ICP备
17001473号-1
重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3028
有奖征集新闻线索
新闻采编行风监督
热线:18008303668
违法与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