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 信
微 博
报网互动
数字报
高新专版
广播电视
九龙图库
高新九龙坡 美丽山水城 重庆高新区官网 九龙坡区政府·政务 重庆 多云23℃ [20℃-33℃]
全搜九龙坡网LOGO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书香九龙 > 散文

“麻人”系列(2) 喝醉、麻醉、麻木:酩痝-湎-麻

来源:九龙报社 作者:何承玖 2016-04-08 09:09 编辑:杨燕姣 打印

“喝醉”是通行说法,而方言中更多的是“喝高了、喝麻了、吃眠了”。“找高了”是“找交了、找遍了”,“吵高了”是“吵交了、吵遍了”,“高”为“交”的口语音,而“喝高了”的“高”,则是“多”的意思,“高”虽然有高大、深、远、浓的意思,本字义可以解释“喝高了”,但用“酷”来解释喝高之“高”,恐怕更传神。从“告”的字,“搞、浩、皓、晧、澔”读“-ao”,“酷、俈、喾、捁、鹄”读“-u”,可见“高、酷”有音近的可能。《集韵》“酷,甚也。”(酷毙了之酷,既跟cool有关,也跟酷字本身义有关。)还有“喝矿了”,矿为没有锻烧的石块,即“石璞”或“璞石”,引申为愚笨、不聪明、糊涂;酒喝高了跟糊涂,情形类似,所以叫“喝矿了”。或以为“矿”当为“旷”,取其空旷义。从积极方面讲,头脑“空”,相对于脑满肥肠来说是“聪明”,所以川渝又称聪明之人“脑壳空sào”(sào为“巢”字的一个读音,《集韵·效韵》“仕落切,栈也。”“落”,据四川大学赵振铎教授《集韵集校》意见,当为“教jiào”字);从消极方面说,人糊涂时,脑壳一片空白,空又是糊涂。喝麻了跟喝矿了、喝高了一样,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口干舌燥、麻木无味、神志不清;严重一点的还又哭又闹,摔东西,乱谇(jué)人,发酒疯,连妈老汉都不认。脚手发麻,也是麻木。因此喝醉之麻、麻木之麻,以及蒙骗的“麻”,是同样一种感觉形态。这种麻的来历,还得寻根问祖。

酩,《玉篇·酉部》:“酩,醉甚也。”莫迥切。“酩”字除“烹酩仕女图、酩可为奴”几处误“茗”为“酩”外,好像没有见到单独的酩的用例;用得最多的是“酩酊”,或作“茗艼”,指“醉甚”。痝,《集韵江韵》:“病酒。”莫江切。病酒,病于酒,比喝醉程度还要深。

湎,《说文·水部》、《书·酒诰》“罔敢湎于酒”孙星衍今古文注疏:“沉于酒也。”《说文解字注·水部》:“湎,湛于酒也。”《玉篇·水部》:“沉湎也。”弥兖切,《集韵·獮韵》有个从“酉”从“丏”的字,“同湎”,乃湎的后起字。或从“酉”从“面”。

麻,川渝人称喝醉了,叫“吃麻了”:一天喝得二麻二麻的;喝得麻jī麻jī的。“麻jī”就是“麻醉”。Jī即是川渝在“麻醉”一词中“醉”字的口语音。醉,将遂切,去声精母,属于清声母字。湖北黄陂称人喝醉叫“喝ji55了”,ji55即“醉”字音。ji55,黄陂话去声音值。黄陂话去声音值有点类似我们阴平调的调值。川渝也说“麻哕哕”的;哕,可能是形容其“呕吐”。川渝人称忽悠人叫“麻醉人”,就是麻醉义的引申:你娃不要麻醉人,我弄得明白。“麻醉人”的“麻”,跟“莫麻人、麻广广、麻豁皮、麻老百姓、麻老家伙”之类的“麻”(欺骗)、“捉麻麻鱼、吃麻麻鱼”的“麻”有类似之处。因此“酩→湎→麻(喝醉、麻醉)”就显现出来了。但在文献记载中,却用“瞑”字。《方言》卷三:“凡饮药、傅药而毒,东齐、海岱之间谓之瞑。”瞑,其实与“酩”是一回事。因此瞑→湎→麻(麻醉;木也)同样成立。釄酴、醾酴,酒也,“釄醾”可以作为麻醉义的专字; 作麻木专字。

川渝称喝麻也叫“吃mián了、喝mián了”:一天喝得二mián二mián的。文献中作“眠”。“东齐、海岱之间谓之瞑”中的“瞑”原作“眠”,一般据周祖谟先生校为“瞑”。这里透露的信息是:瞑→眠的读音演变规律:瞑失落韵尾就成了“眠”,属于“自行堕落”那一类。因此,眠也罢,瞑也好,是一家人,用哪个字都可以。

推荐阅读-专题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推动九龙坡区各项事业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2019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 本地新闻
  • 新闻图片
阅读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运营:九龙报社 技术支持:网络部

地址:杨家坪西郊路27号 邮编:400050 邮箱:web@cqjlp.com.cn 电话:023-68781070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366号
渝ICP备
17001473号-1
重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3028
有奖征集新闻线索
新闻采编行风监督
热线:18008303668
违法与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