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 信
微 博
报网互动
数字报
高新专版
广播电视
九龙图库
高新九龙坡 美丽山水城 重庆高新区官网 九龙坡区政府·政务 重庆 多云23℃ [20℃-33℃]
全搜九龙坡网LOGO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书香九龙 > 散文

“麻人”系列(1) ——植物麻与麻醉、麻木之麻是否有联系

来源:九龙报社 作者:何承玖 2016-04-01 10:21 编辑:杨燕姣 打印

“麻”是个常用字,也是个麻烦字。说它麻烦,就连“麻烦”本身也不知道是啷个来的。《辞海》(2009)麻15个义项,基本跟植物麻和芝麻相关;前三个是:(1)面部痘斑,如面麻,麻子,引申指物体表面不平滑;(2)麻木,感觉不灵;(3)喻纷乱,见“麻沸”。而麻2义项的归属,却“各自为阵”:《现代汉语大词典》同《辞海》“麻2”,即不归入“植物”类;《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却归入“麻1”,即归入植物麻下。归属不定的原因,可能与没弄清这些义项“麻”的来源“理据”有关。至于说到方言中,如川渝方言,“麻”的意思就更多了,除《辞海》上述义项外,大约还有(4)喝醉,麻醉。吃麻了、喝眠了、麻木归入。(5)不清晰。麻麻亮、眼睛麻杂、麻杂、麻麻杂杂归入。(6)稠密。密密麻麻、麻起一片归入。(7)欺骗。麻豁皮、马广广、吃(捉)麻麻鱼。(8)小。麻麻儿(小孩)、麻麻雨、毛毛雨归入。(9)大。麻起胆子。(10)肉麻。麻起鸡痱子。(11)麻烦。(12)麻zuá。批评、修理。北京话恫吓、吓唬的“麻”归入。(13)麻屄、麻雀。(3)-(5)意思相近,为便于叙述,所以另立义项。“闹麻麻”可以归入(3)。以上这些,一般归入一个字“麻”。至于抹布的“抹”、抹喉的“抹”(先前作“昩”,割也)则是另外一回事。植物麻,后作“蔴”以示与“麻烦、麻沸”等相区别。植物麻又分为“未治谓之枲(xǐ),治之谓之麻”。“治”,指将麻的纤维(麻皮)上的青皮刮去,然后漂洗、捶打、晾晒。治后的麻可以“绩”成丝线,织成麻衣、帐子(川渝口语叫“绩麻”)。麻衣、麻线、麻丝,在古代除用于制衣服、帐子外,主要用于丧事,而今农村办丧事,三代以内直系血亲还得在衣服上挂几根麻线以示寄托哀思。麻茎(麻杆),经浸泡、晾晒后,可做照明用。川渝农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还可以见到麻布衣服、帐子,用麻杆照明。麻的种类较多,有“大麻、苎麻、苘(qíng)麻、亚麻”等;川渝多为苘麻,也叫“青麻”。青麻的根块,叫“麻角儿”,饥荒年份可以充饥。

试问,植物麻为什么有“麻醉”之类的意思呢?有人说:麻,古代专指大麻。大麻(学名Cannabis sativa),又名线麻、白麻(注意与“青麻”的区别);中国古称汉麻、火麻、枲、苴,大麻科大麻属,一年生草本植物。其主要有效化学成分为四氢大麻酚(简称THC),THC在吸食或口服后有精神和生理的活性作用,也就是“致幻作用”。人类吸食大麻的历史长达千余年,生长地区包括在亚洲的吉尔吉斯斯坦、阿富汗,中国部分地区,印度和尼泊尔,以及欧洲的匈牙利、波兰、保加利亚等地。既然大麻有“致幻作用”,所以叫“麻”,也就是而今“麻醉”之麻的源头了。但是,这个在诗经时代就出现的字(《诗经·陈风·东门之枌》:“不绩其麻,市也婆娑。”请注意“绩麻”至今还活在川渝农村老百姓口语中。又《王风·丘中有麻》),恕我孤陋寡闻,却没见我们的古人有吸食大麻的记载。但汉代的《神农本草经》卷三“麻蕡”条有“主五劳七伤,下利,多食令人狂走”的记载,说明汉代人已经知道大麻有麻醉作用。陈寿《后汉书·华佗传》“方术”里边提到华佗开刀前叫人饮用“麻服散”,“麻”似乎就有而今麻醉之麻的意思;虽然华佗是否有其人,引起了争论,但不影响麻的麻醉、麻木义产生的时段。

麻木跟麻醉感觉类似。“麻”单独用,有人说始于唐代。《黄帝内经·素问·五常政大论》:“其谷麻麦”唐王冰注:“麻,木。”但另一处“其谷木麦”,王冰注:“麻,木谷。”其实这两处是一个意思,根本不是今天的“麻木”,而是指“木麦”,也叫桑菌、桑上寄生、桑檽、桑上木耳、桑鸡等,就是今天说的“桑寄生”;银耳科银耳属,能凉血止血、活血散结;主治衄血、尿血、便血、痔血、崩漏、喉痹、症瘕积聚等。说出现在唐代,是误读了王冰注文。它独用大概始见于明代。《水浒传》第三十二回:“那三四个村汉看了,手颤脚麻,那里敢上来。”《西游记》第四回:“大圣轻轻轮铁棒,着头一下满身麻。”《水浒传》、《西游记》作者而今还有异议,但它们都出现在明代,是无疑问的。作为“麻醉、麻木”义词素的“麻”,却很早就出现了。 ,《说文·骨部》:“ 病也。”《集韵·戈韵》:“谓身体半枯。”即半身不遂;半身不遂是偏瘫,麻木。音莫婆切(mó),“麻”是它的口语音。“麻醉、麻木”的麻,可以认为是“木”的记音字。木的“呆笨、麻木”义出现在清代,是《论语·子路》“刚毅木讷近仁”何晏集解引王肃“木,质朴”、汉代周勃“木讷”义的引申。木的上古拟音为[mǒk],麻为“[mea]”,二字音近。而今川渝一边说“麻木(mú)”,一边说“口头木(mù)”(指味觉差);一边说那娃“木(mù)痴痴的”,一边说那娃“死木(mú)倰僜的”。

推荐阅读-专题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推动九龙坡区各项事业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2019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 本地新闻
  • 新闻图片
阅读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运营:九龙报社 技术支持:网络部

地址:杨家坪西郊路27号 邮编:400050 邮箱:web@cqjlp.com.cn 电话:023-68781070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366号
渝ICP备
17001473号-1
重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3028
有奖征集新闻线索
新闻采编行风监督
热线:18008303668
违法与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