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 信
微 博
报网互动
数字报
高新专版
广播电视
九龙图库
高新九龙坡 美丽山水城 重庆高新区官网 九龙坡区政府·政务 重庆 多云转小雨19℃ [25℃-19℃]
全搜九龙坡网LOGO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书香九龙 > 散文

我在鲁院的日子(3)

来源:九龙报社 作者:廖兵 2016-03-18 09:51 编辑:王恭之 打印

鲁迅文学院八里庄校区并不大,一个院,两幢楼,七八棵大树,每天来往的人不多,进出的却是思想。

今天依然阳光充足,足可以照耀过去的路遥。我对路遥的人生没有研究,但他的《人生》对我的人生很有影响。路遥的生命很短暂,享年不足43岁,按照这个数字来算,我们这些个毫无建树的人,怕也可以平凡地死去了。人死得越早,就越好盖棺定论,所以今天来讨论“路遥的经验是陈旧的吗”,大家都可以嚼舌头。

文学创作就像鸡鸭下蛋,下得越多,坏蛋就越多。有的人专拣好的蛋吃,吸收营养,有的人却喜欢拿坏蛋说事。大家都知道路遥下了两个好蛋,一部《人生》,一部《平凡的世界》,我们这一代农村出生的人,都在“高加林”身上找得到自己的影子,都可以在《平凡的世界》里回忆“当年”。

我们都不喜欢拿死去的人说事,也许今天来讲课的评论家更不喜欢,但他对路遥情有独钟。他说“路遥的文字无可挑剔”,死者为大,我不反对。他说“越是大的作家越有问题”,我也不反对,虽然我看不出问题。但是,如果有人拿当年的路遥、汪曾琪和当下的莫言、贾平凹等人来作对比,说得一些人一无是处,其实都需要勇气,都还需要时间。

原来以为评论家和批评家是一回事,现在才明白批评家和评论家是有所不同的,评论家大多像“医生”,“发现问题”是为了“治病救人”,而批评家更像“杀手”,把文章瑕疵当作“死穴”,说是进行文学批评,其实是想把人往死里整。

其实说到底,文学批评也是一种创作,文学批评家除了有说逆耳之音的勇气,还是应该写出好的作品来。好的批评文章,多是作家写出来的,遥想当年鲁迅点评萧红,傅雷评论张爱玲,那种眼光和文笔,都为人所感叹,让人钦佩。

那时候的文人尚能如此,今人却是这么难,要么评得一团活气极尽能事吹捧,要么批得体无完肤像是打击报复,如果这样也算是评论和批评的话,那也不过是一些人“吃在当下”而已。

推荐阅读-专题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推动九龙坡区各项事业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2019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 本地新闻
  • 新闻图片
阅读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运营:九龙报社 技术支持:网络部

地址:杨家坪西郊路27号 邮编:400050 邮箱:web@cqjlp.com.cn 电话:023-68781070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366号
渝ICP备
17001473号-1
重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3028
有奖征集新闻线索
新闻采编行风监督
热线:18008303668
违法与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